全国人大代表、营口市市长葛乐夫说

2020-01-31 14:21

按照一般理解,人们常常把“统账结合”这个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统筹部分称为“基础养老金”。基础养老金统筹层次低是我国养老保险制度长期以来一个重要缺陷。由于各地区之间无法横向调剂,加剧了中国社保碎片化程度,碎片化导致社保制度不公平,地区间养老保险制度的财务差距对财政补贴形成巨大需求。

由于统筹层次低下,养老保险当期收不抵支的省份财务压力巨大。全国人大代表、营口市市长葛乐夫说,历史上辽宁产业工人多,国企退休工人多。现在辽宁两个在职职工就供养1个退休人员,而深圳是18个人供养1个人,如果不尽快实施全国统筹,辽宁养老金缺口“雪球”就会越滚越大。实施全国统筹,就是对东北老工业基地实实在在的支持。全国人大代表、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李峰也表示,辽宁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存在着规模大、老人多、缺口大三个突出问题,不断加大的统筹基金缺口已经成为影响辽宁省企业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持续稳定运行的最突出问题。(下转第二版)

《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和《社会保障“十二五”规划纲要》提出:“全面落实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省级统筹,实现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2015年作为“十二五”规划的最后一年,也是养老金全国统筹的时间窗口。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明确提出,推进城镇职工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

全国政协委员、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胡晓义9日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人社部目前正在制定基础养老金的全国统筹方案,方案将在年内出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