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搬了没几年又得搬

2020-05-13 19:59

随着城市的发展,当年的钦州城郊如今已成闹市,原本偏僻的钦州市屠宰场也被住宅区包围,这里每天夜半猪嚎,扰人清梦,附近居民苦不堪言。

认为自己受影响更严重的黄先生告诉记者,他曾经向有关部门反映过多次,但效果都不明显。

许先生说,居民反映的屠宰场扰民一事是难免的。他们也不希望长期影响居民的作息,曾多次向有关部门提出搬迁申请,但厂址征地问题一直无法落实。

城市不断扩张,部分被城市包围的“留守产业”坚守阵地的同时因污染、噪音等扰民因素,遭遇越来越大的民怨。“留守产业”该何去何从,成为众多居民关心的话题

搬迁城中扰民“留守产业”是城市发展的必然规律,但怎么搬,谁来搬,搬到哪里去?

记者在现场采访了解到,在屠宰场附近居住的居民多达数百人,最靠近屠宰场的是人民南路两侧的居民,其次是屠宰场对面的金辉海湾花园,稍远点的是水岸茗城小区。对居民们来说,最难忍受的除了半夜猪叫,还有屠宰场散发出来的各种臭腥味,有条件的人都逐渐搬家了,留下来的居民天天盼着屠宰场早点搬离。

钦州市国资委相关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钦州市食品总公司的新屠宰场厂址已经得到相关部门的批复,定在钦南区河东污水处理厂附近,目前已经进入征地阶段。新屠宰场建成后,位于钦州市区人民南路和钦江一桥旁的两家屠宰场,以及周边乡镇的小型屠宰场,都要搬到新厂址集中屠宰生产。

在城市的发展中,“留守产业”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但不管它承担的社会责任有多大,只要存在扰民,损害老百姓的身心健康,老百姓都不会喜欢它。钦州市工信委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今后将逐步淘汰城中的落后产能企业,该搬迁的一定会请它们搬出去。

5年前,钦州市民陈先生一家,高高兴兴地住进位于钦州市金海湾西大街旁边的金辉海湾花园,入住当晚就被附近屠宰场的杀猪声弄得心惊肉跳,整夜无法入眠。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在钦州城区,除了屠宰场,其他传统“留守产业”也同样存在扰民现象。位于钦州城中南的一家皮革厂长期排出带有刺鼻臭味的污水,经过居民多年投诉终于搬离了城区;钦州市五马路一家老厂依然长期排出难闻的废气,影响周边居民的身心健康。

钦州市人大代表周先生接受南国早报记者采访时认为,搬迁征地是一项十分复杂的工程,必须由地方政府出面协调,否则单靠企业自己的力量很难解决。他还认为,做好规划也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不能搬了没几年又得搬,这样不仅会折腾企业,还浪费国家的资源。

屠宰场一位姓许的副经理告诉记者,日屠宰生猪三四百头的屠宰场(肉食购销分公司),隶属钦州市食品总公司,建于1954年,当时属于钦州的效区,周边根本没有住户。随着城市的发展,屠宰场才慢慢与主城区相连,周边居住的居民越来越多。

为了减少屠宰场猪嚎声的干扰,陈先生在家里装上两层隔音玻璃,但每天凌晨2时左右(节假日时更早),还是难以摆脱刺耳噪音。“屠宰场离我们家仅隔一条马路,那种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睡得再熟也会被吵醒,这几年我们一家都没睡过好觉。”陈先生很是苦恼。

7月22日凌晨3时,南国早报记者驱车进行了实地探访。车子刚刚驶到五马路路口,就听到猪的惨叫声从不远处传来。顺着声音往南驶去,在人民南路与金海湾西大街交叉往南20米处,便是居民一直投诉的屠宰场。